当前位置:金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贾探春是如何管理贾府的?能力如何?
红楼梦中贾探春是如何管理贾府的?能力如何?
2022-09-21

贾探春是贾政与奴婢出身的妾室赵姨娘所生的女儿,很多人都不了解,接下来跟着趣历史小编一起欣赏。

《红楼梦》第55回“辱亲女愚妾争闲气,欺幼主刁奴蓄险心”,因王熙凤身患重病,不能理事,故王夫人将大观园诸多事宜暂时移交给李纨、探春、宝钗三人。

而在这三人中,李纨一向恩多罚少,被下人称为“大菩萨”,自然得过且过,不愿大动干戈得罪人;宝钗又是暂居贾府的客人,亦不敢管得太严,唯恐落人口舌;只有探春,她是真心想要以大观园为平台,干出点实实在在的成绩。

细数探春管理大观园之措施,蠲免脂粉买办、除去学堂点心开销、对亲舅舅赵国基的丧银数目严格管控、承包大观园,可谓殚精竭虑,兢兢业业。

毫不夸张地说,贾母、王夫人若能彻底放权给探春,必定能掀起一场轰轰烈烈的改革之风,一扫荣府往日之弊,事实上,最终三人管理小组的失败(“抄检大观园”便是失败的征兆),正是因为“权力束缚”,探春被束手束脚,没办法大干一场。

而对于王熙凤而言,一向是目高于顶的她,生平鲜少夸赞他人,探春便是其中之一,故第55回,平儿汇报探春秉公执法,甚至拒绝给亲舅舅赵国基开后门,王熙凤听了颇为震撼,连说了三个“好”,并这般叮嘱了平儿一番:

凤姐儿笑道:“好,好,好!好个三姑娘,我说她不错......如今嘱咐你(平儿),她(探春)虽然是姑娘家,心里却事事明白,不过是言语谨慎;她又比我知书识字,更一层了。如今俗语‘擒贼必先擒王’,她如今要作法开端,一定是先拿我开端。倘或她要驳我的事,你可别分辨,你只越恭敬,越说驳好才是,千万别想着怕我没脸。和她一犟,就不好了。”——第55回

王熙凤是个很聪明,且又有自知之明的人。她很明白自己的短板——文化水平低,做事虽然事事周到,但终究是个经验主义者,不比探春饱读诗书,有文化,看问题做事往往有理论支撑,她的未来路一定比王熙凤要远的多。

也正是因为惺惺相惜,王熙凤凭借自己的以往经验,知道探春初当管家人,必定将在大观园内实施一些立威之举,诚所谓“新官上任三把火”,所以提前叮嘱平儿:不管探春说话、做事如何过分,都要主动配合,帮助探春立起权威!

而实际上,如果真的立足长远角度,探春的综合实力应该是贾家女子中最强的。很有趣的是,关于这一点,第22回的“猜灯谜”中就有隐晦的暗示。

第22回“听曲文宝玉悟禅机,制灯谜贾政悲谶语”,贾府诸姊妹纷纷作了灯谜,贾政挨个来猜,其中探春的灯谜是这样的:

又往下看是:阶下儿童仰面时,清明妆点最堪宜。游丝一断浑无力,莫向东风怨别离。贾政道:“这是风筝。”探春笑道:“是。”——第22回

探春的灯谜充满着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,一句“莫向东风怨别离”,道出探春身处逆境,却不怨天尤人的为人性情;同时,这个灯谜也是有寓意的,即暗示了她将来如风筝般远嫁的结局,故此处有段脂批:此探春远适之谶也,使此人不远去,将来事败,诸子孙不至流散也。悲哉!伤哉!

此处脂砚斋对探春的评价极高,认为如果探春不离贾家,承担起贾家的管家之任,以她的远见卓识,必定会提前给贾家留好后路,而不是像王熙凤那般沉溺于权力,抱着侥幸心理,置家族危亡于不顾。(且看第13回秦可卿托梦,叮嘱阿凤留后路诸事,惜阿凤不从此言)

再细品脂砚斋此处批语,恰与王熙凤第55回对探春的惋惜暗合:

凤姐儿叹道:“你知道!虽然庶出一样,女儿却比不得男人。将来攀亲时,如今有一种轻狂人,先要打听姑娘是正出庶出,多有为庶出不要的。殊不知,别说庶出,便是我们的丫头,比人家的小姐还强呢。将来不知哪个没造化的挑庶正的误了事呢;也不知哪个有造化的,不挑庶正的得了去。”——第55回

探春一生令人心酸处,便是她的庶出身份,生母赵姨娘为荣国府家,人品低劣,做事不着调,往往连累探春。而在封建贵族婚姻中,男方择姻往往注重嫡、庶之身份,大多要嫡不要庶,可惜探春才貌双全,却被当成“退而求其次”之选,不亦悲乎。

故此,王熙凤很感慨探春的未来,将来是哪个不长眼的,只注重嫡庶之别,错过了探春这样的奇女子,又是哪个走了狗屎运的男人,能将探春收入房中——有此女为媳,何尝家业不兴!

笔者近读林乃初之文《“不在裙钗中”——谈贾探春的诗风》(载《红楼梦学刊》1985年第1辑),很喜欢文中对探春的评价:

贾探春在生活中是敢于正视现实的,她的政治观察力是比较敏锐的。她能够发现本集团的衰败现状,在一定程度上她也能够观察到其所以衰败的症结所在。毋庸置疑,她的观察和发现都是正确的。不过,她在分析被自己观察到和发现了的现状时,却又对这一现状的发展趋势做出了完全错误的判断:她相信事在人为,人力可以补天。她甚至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补天能手。

探春是具有补天能力的,只是处在一个错误的环境中,她永远没办法实施自己的抱负:管理大观园,却没有足够大的权力,大观园聚赌事件,探春明明知晓,却不敢出手整治,只能告知贾母来处理,何也?

盖因聚赌大头皆是荣府有头有脸的奴仆,探春没有这么大的权限来处理,只能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,这对于黑白分明性情的探春而言,是怎样一种痛苦。

第74回王夫人抄检大观园,标志着三人管理小组的彻底失败,或者说是探春改革的失败,面对前来抄检的汹汹人群,探春只能流泪叹道:可知这样大族人家,若从外头杀来,一时是杀不死这些的。古人曾说的:‘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。’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,才能一败涂地。(第74回)

没有补天之能力,而是环境使然,令她随波逐流,难能大展宏图,贾探春之潜力大在阿凤之上,惜最终被当成和亲工具,远嫁和番,不亦悲乎,今吾枕臂细思之,几欲为我探姐一哭,惜载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