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金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奇闻漳州海滩11人溺亡初查涉传销 为什么会去那片野海滩
漳州海滩11人溺亡初查涉传销 为什么会去那片野海滩
2022-08-14

12月15日,距离福建省漳州市漳浦县17人落水11人遇难事故过去了四个月。其中4位遇难者的家属表示,他们至今未曾得到事故的调查结果。“他们为什么会去那片野海滩?”这是他们共同的疑问。

记者从家属处了解到,遇难的这4人都只有二十几岁,都来自江西。家属都不知道他们何时去到漳州,在当地做什么工作,甚至有家属至今尚未收到亲人的遗物。

找父亲要了2.8万元

据极目新闻此前报道,8月14日,福建省漳州市漳浦县17名外来人员在海滩游玩时,被卷入海中。事发前,曾有附近村民看到他们在海滩上手拉手拍照游玩,最终11人抢救无效死亡,6人获救。

江西省吉安市的马先生是其中一名遇难者马冬(化名)的父亲,他长期在浙江温州打工,马冬今年27岁,大学机电专业毕业后去了广东惠州工作。

8月15日晚10时许,马先生接到漳浦县公安局的电话,称他的儿子出事了,当晚11时许,他便动身从浙江赶往漳州,“听到这个消息时我脑子里一片空白,只想赶紧赶过去确认是不是我儿子。”马先生说。

在殡仪馆,马先生看到儿子脸色乌黑躺在那里,那一刻他觉得天都塌了,“在见到遗体前,心里一直都不敢相信儿子就这样死了。”18日,马冬的遗体在父亲的见证下被火化。

马先生回忆道,出事前三天,他曾和儿子通过一次视频电话,视频中儿子整个人消瘦得不成样子,平时他有140斤左右,而视频中看起来只有110斤。平时他和儿子会通电话和视频,但问起儿子的工作和生活,往往只能得到“还好”的回答。

在马先生的记忆中,儿子应该一直在广东惠州上班,不知为何儿子出事在福建。“他去年过年也没回家,说谈了个赣州的女朋友,和女朋友一起过年。”马先生介绍,2020年12月马冬还曾找他要过钱,说是要买礼物,他转了2.8万元。次日马冬的母亲怀疑儿子乱花钱,让马冬截图微信余额,发现只有2000多元。因为儿子平时乖巧听话,当时他们夫妻也正好有事,也没有追问。

马冬

马冬被火化之后,马先生曾向接待他的政府工作人员要求面见幸存者,了解儿子为何会去一片野海滩,但一直未得到答案,也没有其他家属。

10月11日,一直惦记着原因的马先生又一次前往漳浦县公安局询问,对方只是告诉他案件尚未完结。另外,因为这17人是从漳州龙海抵达的漳浦县,已经交由龙海区公安处理。他还曾向漳州12345求助,也只得到了一句“正在处理中”的回复。期间他曾多次致电龙海区公安局,但一直无法打通。

10月14日,马先生收到了龙海区公安局邮寄回的遗物,有一部手机和部分衣服,他在遗物中找到了一张2020年10月由惠州前往厦门的火车票。“我这才知道他去年就去了福建,但他从来没告诉过我。”马先生说,现在想起马冬要钱的举动,很可能是误入了传销。

未能和幸存者见面

无独有偶,遇难者朱小光(化名)的父亲朱先生告诉记者,朱小光同马冬的情况相差无几。朱先生说,朱小光也是27岁,来自江西安远,初中毕业后就外出打工,往年一直在广东揭阳。2020年,朱小光去厦门工作,当年底过年说要加班,并未回家。今年端午节时朱先生曾要求儿子回家探亲,但朱小光说他和对象过,朱先生便没有多说。

“他在福建那段时间,我们给他打微信视频电话,他那头就是黑屏的,我们也看不到情况。”朱先生说,他曾多次在电话里询问儿子具体地址和工作,但从没得到过正面回答,但电话里儿子的语气也很正常。

自朱小光去福建之后,朱先生便再也没见过他。8月15日晚,朱先生老家的派出所联系到他家里人,通知他儿子出事了,接到消息后,朱先生赶紧给儿子打了电话,但无人接听。

8月17日,朱先生赶到漳州,政府工作人员将其接到酒店,后来带着他前去殡仪馆。朱先生匆匆掀开白布看了一眼儿子面部,便忍不住大哭。

朱小光的遗体在火化后,朱先生想要回儿子的遗物,见见幸存者,了解儿子生前的工作,但政府工作人员表示还在调查,不便会见。在漳州期间,他通过抖音联系上了其他几位遇难者家属,发现大家都有相似的疑问。

9月,朱先生将该诉求通过漳州12345反映,漳浦县公安局于9月18日回复称,该事件的调查工作由龙海区公安局办理;龙海区公安局在11月18日和12月15日回复称“该事件正在依法处理”;10月21日龙海区公安局办理回复道,朱小光的遗物已邮寄至其江西老家,事件中的幸存者于8月30日解除隔离,事件正依法处理中。

朱先生收到的遗物有一部手机、几件衣物、一本驾照、几张银行卡和存有一百多元现金的钱包。朱先生打开手机后看到,相册里有许多朱小光在事发海滩的自拍照,照片里的朱小光穿着红色衬衣,留着短发,显得干净利落,相册里还有几张花草的照片。

8月16日,极目新闻记者曾前往漳浦县医院、漳浦县第二医院、漳浦县第中医院寻找幸存者,但均未得到相关信息。

“是不是进了传销组织”

同样疑惑的还有遇难者李程(化名)的父亲李先生,李先生是江西寻乌人,在老家主要做橙子生意。“当时漳浦公安局打电话给我说,我儿子出了事,我都不敢信,以为他是诈骗的。”李先生说,他到当地派出所请民警帮忙与漳浦县公安局通了视频电话方才确信,次日他赶到漳州,“去殡仪馆确认遗体时,我们每个家属都是分开去的,没有和其他人见过面。”

李先生说,李程今年25岁,高中毕业后就去了江苏打工,还曾搞过电焊,已经有两三年没回过家,自己弄不清楚他倒地在哪儿,询问其工作也是含糊其辞,“他基本上可以说是个无业人员,我们家里人想知道他生前在福建是做什么的。”李先生表示,他至今也没收到儿子的遗物。

相比上述三位遇难者均有一年左右未曾与家人见面,江西上饶的方正(化名)遇难时仅仅离开老家一个多月。方正的弟弟方圆(化名)告诉记者,方正今年仅23岁,7月同朋友一起到厦门打工,曾告诉弟弟自己在做采购。

“他去厦门后,把放在我这里的3000元要回去了,说是要买电动车。”方圆说,哥哥平时性格内向,也不会乱花钱,但没想到再次听见哥哥的消息竟然是死讯。

方圆称,哥哥的遗体火化后,他也曾提出要去哥哥的住所看一看,但被拒绝了,此后就未曾有任何关于哥哥生前的消息。

朱先生多次同马先生等遇难者家属交流,发现大家的情况相似,“我们怀疑他们是不是进了传销组织,不然怎么会都不告诉家里人任何消息,突然就跑去海滩。”朱先生说,他们目前唯一的诉求就是想知道亲人生前是在做什么?为何会去那片野海滩?

12月15日,记者就此致电漳浦县委宣传部,工作人员表示由公安局负责。漳浦县公安局值班人员则为记者提供了该局政工处的电话,但政工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不插手案件,不清楚相关情况。记者查询了多个龙海区公安局的电话,但都无法打通。

危险的离岸流

8月15日极目记者曾到访事发海滩,发现该地并非景区,表面看上去就是一个普通海湾,但当地村民均表示此地暗流汹涌,本地人也不敢随意下水。参与救援的杨先生也曾告诉记者,这17人很可能是遇上了离岸流,“人掉进去以后这种暗流会把人往深处带。”

据人民网报道,同济大学海洋与地球科学学院教授范代读表示,结合目前报道的资料和当地海滩的动力地貌综合分析,这次事故或与离岸流关系密切。

范代读表示,离岸流又叫裂流,是波浪和近岸地形相互作用的结果,即便是弱小的风浪也能形成离岸流。它可以被肉眼观测到,其水流方向垂直或斜交于海岸,颜色因含沙量较高而不同于周边水体,较强的离岸流可将人卷入深水。离岸流在沙质海岸比较常见,会随着海岸剖面由缓到陡而增强。另外,离岸流发生位置会因波浪入射方向、潮位和地形变化等因素而不断迁移,这更是增加了预测和预警的难度。

“这次出事的海滩是典型的反射型海滩剖面。”范代读说,涨潮时,波浪会在反射型海滩得到加强。此次事故发生在涨潮后三个小时左右,从时间上来看,也进一步说明其与离岸流密切相关。